漸漸疏遠 漸漸逃避 秋風吹不透這夜晚空 簡單一個輕輕的擁抱怎麼亦難做到? 漸漸 應該怎麼去說起 在這僵化了的大氣 應該怎麼去記起 唇角牽動過的一刻 誰可找到 向著光 那方 或許不再 天空躲進青澀的憶記靜靜地流動過 呼吸這裏抑鬱的空氣淡淡默然漂過 秋風吹不透這夜晚空 簡單一個輕輕的擁抱怎麼亦難做到 誰可找到 向著光 那方 或許不再 應該怎麼去說起 在這僵化了的大氣 應該怎麼去記起 唇角牽動過的一刻 風鈴 此際靜了 假如 一切靜了 人又再靜待到破曉 等待酸雨腐蝕你心 天空躲進青澀的憶記靜靜地流動過 呼吸這裏抑鬱的空氣淡淡默然漂過 秋風吹不透這夜晚空 簡單一個輕輕的擁抱怎麼亦難做到 誰可找到 向著光 那方 誰可找到 那靜態的優美 誰的雙眼 發育到只逃避 已經不再 Music composed and arranged by 小紅帽SilHungMo Lyrics by 小紅帽SilHungMo Audio recorded & ...

在我印像中,OVUM的音樂一直讓人聯想到星空、藍色這些唯美的事物,而去年年底的新專輯確實有讓人眼前一亮的感覺,大氣磅礡的開場仿佛立馬把他們這次的野心完全暴露了出來,在悲壯與唯美之間徘徊,將音樂與信仰連接,建造出了屬於他們的獨特美學。 2013年的最後一天,我獨自一人坐在寒冷的昆明火車站,耳機裡放著這張新專輯,聽到《Blessing》的時候竟然毫無預警的在那麼多陌生人面前大哭了起來。回來之後我立即聯系了捹FiNG3的胡椒,由他牽線促成了這次OVUM樂隊的專訪,我則試圖從他們的回答中找到讓我情緒失控的原因。 GFONG網 :官網以及貼紙上花瓣形狀的圖案有些什麼含義? Norikazu Chiba :那朵花是大波斯菊,是純潔的像征。純潔是我們所考慮的最根本的音樂精神。 GFONG網 :這次新專輯的創作靈感是如何而來的? Norikazu Chiba :沒有因為受到什麼特殊的啟發,我們平日裡就在考慮要怎樣表現音樂這個東西,我認為音樂與祈禱是一個十分接近的存在,這次的專輯封面要表達的也是祈禱與祝福。 GFONG網 :新專輯的封面是出自誰手?有些什麼特殊的寓意嗎? Norikazu Chiba :封面是由我們一位叫做木下陽輔的鼓手朋友用AI創作的。(注:木下陽輔為Euphoria樂隊鼓手。)畫的是合掌祈禱著能夠升天的女性,說不定她是聖母呢。 GFONG網 :樂隊中有成員信教嗎?感覺新專輯的封面、曲名,以及官網的設計,都有很多宗教的元素在其中。對你們來說,宗教是怎樣的一種存在? Norikazu Chiba :並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我們沒法正確的定義宗教,說不定我們只是在信仰著音樂。我們想要通過音樂來祈禱,祈禱的對像並不是什麼特定的神,而是每個人心中最珍貴的東西。毫無疑問,作品與網站中是有宗教元素存在的,我們想讓它們以ICON的形式展現出來,這樣的話,能夠讓人更容易明白我們這次推崇的“祈禱精神”。 GFONG網 :這張新專輯,無論從聽覺還是視覺方面,都與之前的專輯、ep有很大的不同,是怎樣的契機令樂隊有了如此大的轉變? Norikazu Chiba :我們也很喜歡過去的作品,而這次的作品,想要成為從人最根本的申訴出發的深刻的作品。會這樣想是因為,想通過音樂來表現對悲傷籠罩的世界的祝福,也和我們自身的成熟、變得能夠從更大的視點掌握世界有關系。 GFONG網 :是如何遇見現在的貝斯手的?貝斯手的更換似乎給樂隊帶來了更多的可能性。 Norikazu Chiba :新bass手是朋友介紹認識的。他的演奏十分具有激情,讓我們演奏的熱情也都高漲起來。 GFONG網 :無論是《the prayer anthem》氣勢恢宏的開場,還是《blessing》悲天憫人的情緒大爆發,都呈現出了與之前專輯不同的大氣的感覺,卻又不會有被壓制的感覺,並且同時包含著優美的旋律,你們是如何平衡兩者之間的關系? Norikazu Chiba :我覺得我們的音樂能同時具備對立的元素:歡喜與悲傷,激烈與細膩,抑制與解放。對於我們想要表達的音樂,我們會認真傾聽、用心感受,從而決定其中的平衡點。用音樂同時將這些元素表現出來是很難的,我們能做到的也只是給予聽眾一份感動而已。 GFONG網 :在tumblr上看到你們將新專輯每首歌都進行了詳細的講解,現在似乎很少能看到有樂隊或者音樂人會這樣做。 Norikazu Chiba :音樂是一樣又美又偉大的東西,我們想要更加了解更加深入它,因此,我們一邊創作著一邊跟著音樂在學習,將成果都放在了Tumblr上,希望那些讀了的人能夠對我們的音樂有更深的理解。 GFONG網:《cause after effect》是獻給已故腳本家菅野ひろゆき的,你們之前有過什麼交集嗎? Yosuke Jinnouchi:並沒有什麼交集,她是我個人非常尊敬的一個人。 學生時代,由她編寫、導演的游戲「DESIRE」、「EVE burst error」、「この世の果てで戀を唄う少女YU-NO」,我都玩過,十分震驚,到現在都沒有遇見過能超越它們的作品。特別是「この世の果てで戀を唄う少女YU-NO」中,對於物理、數學、哲學、歷史和宗教方面的知識的深刻理解,並將其編入劇本,讓我深受感動。真是人生必看的作品。 因為喜歡她作品裡“時間是可逆的,歷史是不可逆”的概念,由“因果逆轉”得到的靈感讓我寫下了cause after effect。 ...

...

Chopxticks這個香港新晉獨立廠牌,絕對是近年最有聲有色的音樂推手之一。這個與後搖滾相當有淵源的唱片公司,早前曾將日本後搖天團MONO送到香港作首次演出,而最近亦將瑞典Post Rock新代表Pg. ...

Chopxticks一直支持香港獨立樂隊,2013年找來6支獨立樂隊,把他們的歌曲制成第二張合輯,讓所有樂迷免費下載,希望更多人知道香港在流行音樂之外的獨立音樂。當中收錄的作品有香港屹立香港獨立音樂圈多年的門生、在內地知名度日增的WhyOceans、一對後搖好朋友tfvsjs與Life Was All Silence、新晉alternative rock樂隊PONYBOY以及超脫現實的清新Dream Pop樂隊Pasha。合輯提供了不同風格的音樂,好讓一眾樂迷擴闊耳界。 下載及試聽: KKBOX: http://www.kkbox.com/hk/tc/album/KejrI2wC.2xW2J0F6r3B0091-index.html Soliton: http://share.soliton-music.com/share/share_album.php?id=171411 Bandcamp: http://chopxticks.bandcamp.com/album/chopxticks-compilation-ii Soundcloud: http://soundcloud.com/chopxticks-entertainments Mediafire: http://www.mediafire.com/download/x9408zsc2fzqz9v/320kbps.rar 豆瓣: http://site.douban.com/chopxticks/ 虾米: http://www.xiami.com/album/1678192215 ...

Founded in Athens, Georgia, the U.S since 1998, pacificUV is categorized as utilizing elements of Dream Pop, Post Rock, Shoegaze, and Space Rock. Released their 1st album “Longplay 1” in 2002, the album got complimented by the famous music magazine “The Rolling Stone” as “a masterpiece”. pacificUV continued their creativity on music, used six years ...

...

Mew,係Youtube或Google上search你會搵到東京MewMew或比卡超那隻超夢夢。好野通常尋歸底,你碌多兩碌,應該不難發現原來Mew都係一隊Band名,係一隊來自丹麥的前衛搖滾樂隊,原來丹麥非只得藍罐曲奇,仲有好樂隊的。至於點解要寫Mew,係咪出新碟呢?其實又唔係,只係有日突然叮一聲想搵番出黎聽,聽番又有D童年回憶,所以就想寫下。 Repeaterbeater 最初由四人成軍,貝斯手Johan於2006年離隊,即推出第四張大碟《And the Glass Handed Kites〉後一年。一直至今亦未招攬到新的貝斯手,主音兼結他手Jonas亦曾抱怨第五張專輯《No More Stories Are Told Today, I’m Sorry, They Washed Away》的貝斯部份創作不足。對上一隻碟 (唔計<Eggs Are Funny>呢類新曲加精選式既Complilation) 原來已經係2009年既事,想當日睇”Repeaterbeater” MV時好期待成隻大碟,涼風一吹,驀然回首,丫,咁就三年。 Special 我最初聽Mew的歌是《And the Glass Handed Kites》裡的〈Special〉,當年Youtube片不多,印象尤其深刻是他們在DMA (Danish Music Awards)中演出的片段,Jonas的嗓子媲美男高音,絕不失禮 (但Jonas演唱時個口會張得極大,看似一隻餓狼),難怪他們亦自稱是世上唯一的Indie Stadium Band。另外這張專輯裡值得一提的是,〈Why Are You Looking Grave?〉及〈An Envoy to the Open Fields〉兩曲的和音都是由將於月底訪港的Dinosaur Jr.主音J Mascis包辦。 另外亦找到極有張力的re-arrange版本Special Mew Live in Copenhagen: Special Mew還有為數不少的好作品,如帶點Math Rock感的〈Snow Bridage〉、大賣聲線的〈Zookeeper’s Boy〉、描述灰暗聖誕的〈She ...

Jaga Jazzist 成立於1994年,主腦是Lars Horntveth和他的兄弟Martin Horntveth。2000年出版首張專輯《A Livingroom Hush》即大受歡迎。雖然樂隊名字有Jazzist一詞,他們的第四張專輯《The Stix》也被BBC選為當年的年度最佳爵士專輯,樂評更視他們為推動新一波斯堪地那維亞爵士風潮的台柱,但如果抱著看一般爵士樂演出的心情去看他們可能會感到頗大落差,倒是喜愛前衛搖滾/後搖滾的樂迷更能夠心領神會他們的音樂精髓,英國shoegazer pop、挪威電音、美國自由爵士與七0年代的progressive rock皆為他們最豐沛的創作養分。Horntveth 形容他們這張全新專輯是 「Wagner meets Fela Kuti」。   抱著欣喜的心情聆聽著挪威十人大樂隊Jaga Jazzist的第三張專輯《What We Must》,有著許多說不出的音樂奇遇與驚喜。曾經懷疑耳裡傳來的可是Jaga Jazzist的樂音?他們2001年的首張專輯《A Livingroom Hush》曾經被英國BBC聽眾票選為Jazz Album Of The Year;2003年第二張專輯《The Stix》獲選英國音樂雜誌Wire年度最佳專輯第26名,一張被形容為類似Tortoise等Chicago Sound的破格大作。Jaga Jazzist獲得了空前的成功,無論在家鄉奧斯陸亦或是世界各地,我想他們是全挪威最棒的樂團。Jaga Jazzist成軍於挪威Tonsberg,由當時年僅14歲的創作主腦Lars Horntveth所領軍。樂隊的首張音樂作品《J aevla Jazzist Grete Stitz》與《Magazine EP》分別發行於96及98年,由Supersilent、Motorpsycho、Deathprod的Helge Sten擔任其製作人。樂隊首張正式專輯《A Livingroom Hush》則發行於2001年,分別由Joakim Haugland的Smalltown Supersound與英國藝術音樂廠牌Ninja Tune發行,當年Jaga Jazzist令我們見識到他們是如何從Aphex Twin、Squarepusher、Tortoise、Stereolab、Talk Talk以及John Coltrane等人身上涉取到綜合Electro-Jazz的養份,透過愉快奔放的曲調贏得世人的喝采。然而Jaga Jazzist並未因此而感到自滿,隨後第二張專輯《The Stix》以及主腦Lars Horntveth的個人專輯《Pooka》可說是再接再厲,為他們打破了爵士與電子音樂的籓籬,發展出屬於Jaga Jazzist的招牌postjazz/rocktronica。 What We Must Release Date: ...

雖然Muse最新大碟<The 2nd Law>官方實體推出日期是十月,但昨天有朋友告知網上已有無碼流出版,所以小弟立即抱先睹為快的心態試聽試聽。 <The 2nd Law> 初接觸Muse是2006年<Black Holes and Revelations>,記得當時在偶然的情況下聽到Supermassive Black Hole後便即Google此樂隊,還很傻很天真地以為這唱片封套上四個光頭佬就是Muse的成員。 今次這張<The 2nd Law>未出碟前已有搞作,最為人所知的非專為今屆倫敦奧運所寫的Survival莫屬。另外今次亦首次加入dupstep原素,今年dupstep真的很火,Korn ft. Skrillex不用多說,說連香港的莊冬昕也參上一腳。 誠然上一張專輯<The Resistance>令我頗為失望,但這次可不同,先有Survival重新帶來我最愛的Stadium Rock式嚎叫,再有Panic Station這首Funky歌曲,及首次加入dupstep的Unsustainable。最令我意料不及的是這次Bass手Chris亦有獻唱,更一來就打孖上,譜出Save Me及Liquid State兩首描述自己對抗酗酒的歌曲,未知他是否因此已瘦上幾個碼? Muse – Unsustainable 若有留意他們最近的現場演出片段,會發現Chris手上的Bass有兩條頸,起初我以為他們不再將Korg Kaosss Pad放在結他而是貝斯上,翻查資料才知那枝是名為Misa Kitara的實驗性樂器。 Muse – Madness (Live) 順帶一提,若然我是Chris要一直Mad mad mad mad mad的話我一定會甩beat。 Text by: Yan Poon ...